搜神记_卷十三译文

查阅典籍:《搜神记》——「搜神记·卷十三」原文

  泰山的东边有澧泉,它的形状象口井,它的本体是石头。想要取这泉水 饮用的人,都必须清洗思想,跪着去舀它,那么这泉水就会飞也似地喷出来, 数量足够你用的了。如果心地肮赃,那么这泉水就不冒出来了。这大概是神 灵用来试探人心的东西啊。

  太华山和少华山,本来是一座山,它正对着黄河,黄河水经过它时只能 绕道而流。黄河之神巨灵,用手劈开山顶,用脚蹬开山麓,使这座山平分成 两座,用来便利黄河的流动。现在到华山上去观看河神的手印,那手指、手 掌的形状都还留着;巨灵的脚印在首阳山下,到现在仍然保存着。过去张衡 写了篇《西京赋》,赋里所说的“巨灵啊力大气壮,高山上有他的手掌,他 的脚印留在远方,他劈山开路;为使那弯曲的黄河直流奔放”,就是指的这 件事。

  汉武帝把南岳衡山的祭祀迁到庐江郡灊县的霍山上,那山上没有水。庙 里有四只大锅,可以容纳四十斛水,到祭祀的时候,锅里的水总是会自己满 起来,用了这些水也就足够了,祭祀完毕后锅内就空了。尘土树叶,没有能 搞脏它的。这样一共用了五十年,每年都搞四次祭祀。后来只搞三次祭祀了, 一只锅就自行坏了。

  樊口的东边(“樊东之口”当作“樊口之东”)有樊山。如果天旱,只 要用火烧山,就会下大雨。现在往往还是这样灵验。

  空桑那地方,现在名叫孔窦,在鲁国南山的洞穴中。洞外有两块石头, 好象天子、诸侯安葬时下棺的大柱耸立着,高几丈。鲁国人常在那儿弹唱祭 祀。那洞中没有水,但每当祭祀的时候,人们只要洒水扫地来祷告,就有清 澈的泉水从石头中间流出来,足够用来备办祭祀的事情了。等到祭祀完毕, 泉水也就不出来了。这种应验直到现在还存在着。

  湘东郡新平县的一个洞穴中有黑土,有一年大旱,人们就一起堵住水道 来灌这洞穴,这洞穴被淹没了,大雨就立刻降临了。

  秦惠王二十七年(公元前 311 年),派张仪修筑成都城,城墙屡次倒塌。 忽然有只大乌龟浮在江面上,漂到东边内城的东南角就死了。张仪拿这件事 去询问巫祝。巫祝说:“依据乌龟的线路来筑城。”于是张仪就把城墙筑成 了,所以这城被命名为“龟化城”。

  由拳县,是秦朝时的长水县。秦始皇的时候,童谣说:“城门有血,城 会陷没成湖泊。”有个妇女听见了这歌谣后,天天去探看。看门的将官要收 捕她,她就讲了她天天来探看的原因。后来这看门的将官用狗血涂在城门上, 这妇女看见血,便奔跑着离开了。忽然有洪水涌来要淹没这县城,主薄派一 个叫干的到县衙内报告县令。县令说:“你为什么忽然变成了鱼?”干说: “您也变成了鱼。”于是这县城就沦陷成了湖泊。

  秦朝时,曾在武周塞内筑城,用来防备匈奴的侵略。城快筑成了,但崩 塌的地方却有好几处。这时有匹马飞快地奔跑着,来回不断,那些管事的父 老觉得很奇怪,就按照马跑的脚印来筑城,城墙就不再崩塌了,于是就把这 城命名为“马邑”。那故城现在在朔州。

  汉武帝挖掘昆明池,挖到根深的地方,全是灰墨,不再有泥土。整个朝 廷的人都不能解释这种现象,汉武帝就把它拿来询问东方朔。东方朔说:“我 笨得很,凭我的见识还不能够知道它是怎么回事。皇上可以去问问西域来的 人。”汉武帝因为东方朔都不知道,所以很难再拿它来问别人了。到东汉明 帝的时候,西域的僧人来到洛阳。当时有人回想赵东方朔的话,就尝试用汉 武帝时出现灰墨的事来问他。那僧人说:“佛经上说:‘天地在大劫将要结 束的时候,就会有毁灭世界的大火燃烧。’这灰墨是那大火烧下来的馀烬。” 人们才知道东方朔的话是有一定意图的。

  临沅具有家姓廖的,代代人部长寿。后来搬到其他地方去住了,子孙总 是夭折。别人住到他们原来的住宅中,又代代长寿。这才知道这长寿是住宅 所造成的,但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。后来怀疑是那井水呈红色而造成的,于 是就挖掘井的旁边,得到古人埋在里面的朱砂几十斛。朱砂的汁流入了井里, 所以喝了井水能够长寿。

  江南名叫“馀腹’的鱼,传说是过去吴王阖闾在长江中行进的时候,吃 肉块没吃完,便把剩馀的肉块扔进江中,这些肉块就部变成了鱼,现在鱼当 中有一种叫做“吴王脍馀”的,长几寸,大的象筷子一样长,它们的身体还 留有肉块的形状。

  蟛蠃,是一种蟹。它曾经托梦给人,自己称自己为“长卿”。现在临海 郡的人还多用“长卿”的名称来称呼它。

  南方有一种虫,名叫 ,又叫蠋,也叫青蚨。它的形状象蝉而稍微 比蝉大一些。它的味道辛辣鲜美,可以吃。它生下来的小虫必须依附在草叶 上,大小象小蚕。谁去捉它的小虫,那母虫就会马上飞来,不管它是在近处, 还是在远处。即使是偷偷地去捉它的小虫,母虫也一定知道那小虫的下落。 用母虫的血涂八十一枚铜钱,用小虫的血涂八十一枚铜钱,每当购买东西的 时候,或者先用涂了母虫血的钱,或者先用涂了小虫血的钱,花出去的钱都 会再飞回来,这样可以轮流使用而用不完。《淮南万毕术》因为它能使钱返 回,便把它叫做“青蚨”。

  土蜂名叫蜾赢,现在的人称为 ,属于细腰蜂一类。它作为一种生物, 只有雄性而没有雌性,不交配不生育。它常常拿天牛的幼虫或蝗的幼虫来养 育,这些幼虫经过它的养育,就都变成了它自己的幼虫。也有人把天牛幼虫 叫做“螟蛉”。《诗经》说:“螟蛉有了幼虫,果蠃背它去抚养。”便是这 种说法。

  木头蛀坏了就生出虫子,这虫子长出了翅膀就变成了蝴蝶。

  刺蝟身上多刺,所以不让它超越杨柳。

  昆仑山上的大丘,是大地的头。这是天帝设在下界的都城,所以它的外 围用深深的弱水来隔绝,又用火焰山包围着。那火焰山上有鸟兽草木,都在 火焰之中繁殖生长,所以那里出产一种火浣布,它不是用这火焰山上的草木 外皮纤维织成,就是用那山上的鸟兽之毛织成。汉朝的时候,西域曾经贡献过这种布,但有很长一段时间绝迹了。所以到曹魏初年,人们疑心这种布是 不存在的。魏文帝认为火的性质严酷猛烈,不含有生命的元气,便把这东西 写进了《典论》,说明这是不可能有的事,来杜绝那些聪明人的听传。到魏 明帝即位,下诏书给三公说:“谢世的父皇过去写的《典论》,都是不朽的 格言。它被刻在太庙门外及太学的石碑上,和石经并列,以便永远昭示后代。” 在这时,西域派人献上了用火浣布做的袈裟,于是就铲刮了石碑中有关论述, 而天下的人都把这事当作笑柄。

  铜、锡的性质是一样的。但在五月丙午日的中午铸造,就成为阳燧(古 代用日光取火的凹面铜镜);在十一月壬子日的半夜铸造,就成为阴燧(古 代在月夜用来承接露水的铜器)。

  汉灵帝时(公元 168 年—189 年),陈留郡的蔡邕,因为多次上书陈述 自己的政见,违背了皇帝的旨意,又因为得宠的宦官憎恶他,他考虑到免不 了要遭到毒害,于是就流亡江河湖海,足迹远达吴郡、会稽郡。他来到吴郡 时,吴郡人烧桐木来做饭,蔡邕听见火势猛烈的声音,便说:“这是块好木 料啊!”因而请求把桐木给他,他把这段桐木削制成琴,果然能弹出优美悦 耳的声音。但是琴的尾都已经烧焦,因而把它取名为“焦尾琴”。

  蔡邕曾经来到柯亭,那里的人用竹子做屋椽。蔡邕抬头打量那竹椽,说: “好竹子啊!”便拿来把它做成了笛子,这笛子吹奏起来发音嘹亮。一种说 法是,蔡邕对吴郡的人说:“我过去曾经路过会稽郡高迁亭,看见房子东头 第十六根竹椽可以做笛。拿下来做成了笛子,果然能吹出奇异的音质。”  

  泰山之东,有澧泉,其形如井,本体是石也。欲取饮者,皆洗心志,跪而挹之,则泉出如飞,多少足用,若或污漫,则泉止焉。盖神明之尝志者也。二华之山,本一山也,当河,河水过之,而曲行;河神巨灵,以手擘开其上,以足蹈离其下,中分为两。以利河流。今观手迹于华岳上,指掌之形具在;脚迹在首阳山下,至今犹存。故张衡作西京赋所称“巨灵赑屃,高掌远跖,以流河曲,”是也。

  汉武徙南岳之祭于庐江,灊县,霍山之上,无水,庙有四镬,可受四十斛,至祭时,水辄自满,用之,足了,事毕,即空,尘土树叶,莫之污也。积五十岁,岁作四祭,后但作三祭,一镬自败。

  樊东之口,有樊山,若天旱,以火烧山,即至大雨。今往有验。空乘之地,今名为孔宝,在鲁南,山之穴外,有双石,如桓楹起立,高数丈。鲁人弦歌祭祀,穴中无水,每当祭时,洒扫以告,辄有清泉自石间出,足以周事。既已,泉亦止。其验至今存焉。

  湘穴中有黑土,岁大旱,人则共壅水以塞此穴;穴淹,则大雨立至。

  秦惠王二十七年,使张仪筑成都城,屡颓。忽有大龟浮于江,至东子城东南隅而毙。仪以问巫。巫曰:“依龟筑之。”便就,故名龟化城。由拳县,秦时长水县也。始皇时童谣曰:“城门有血,城当陷没为湖。”有妪闻之,朝朝往窥。门将欲縳之。妪言其故。后门将以犬血涂门,妪见血,便走去。忽有大水,欲没县。主簿令干入白令,令曰:“何忽作鱼?”干曰:“明府亦作鱼。”遂沦为湖。

  秦时,筑城于武周塞内,以备胡,城将成,而崩者数焉。有马驰走,周旋反复,父老异之,因依马迹以筑城,城乃不崩。遂名马邑。其故城今在朔州。

  汉武帝凿昆明池,极深,悉是灰墨,无复土。举朝不解。以问东方朔。朔曰:“臣愚不足以知之。”曰:“试问西域人。”帝以朔不知,难以移问。至后汉明帝时,西域道人入来洛阳,时有忆方朔言者,乃试以武帝时灰墨问之。道人云:“经云:‘天地大劫将尽,则劫烧。’此劫烧之余也。”乃知朔言有旨。

  临汜县有廖氏,世老寿。后移居,子孙辄残折。他人居其故宅,复累世寿。乃知是宅所为。不知何故。疑井水赤。乃掘井左右,得古人埋丹砂数十斛;丹汁入井,是以饮水而得寿。

  江东名“余腹”者:昔吴王阖闾江行,食脍,有余,因弃中流,悉化为鱼;今鱼中有名“吴王脍余”者,长数寸,大者如箸,犹有脍形。

  蟛(虫越),蟹也。尝通梦于人,自称“长卿。”今临海人多以“长卿”呼之。

  南方有虫,名“●(虫禺),”一名“●蠋,”又名“青蚨,”形似蝉而稍大,味辛美,可食。生子必依草叶,大如蚕子,取其子,母即飞来,不以远近,虽潜取其子,母必知处。以母血涂钱八十一文,以子血涂钱八十一文:每市物。或先用母钱,或先用子钱,皆复飞归。轮转无已。故淮南子术以之还钱,名曰“青蚨。”

  土蜂,名曰“蜾●,”今世谓“●●,”“细腰”之类。其为物雄而无雌,不交,不产;常取桑虫或阜螽子育之,则皆化成己子。亦或谓之“螟蛉。”诗曰:“螟蛉有子,果羸负之,”是也。

  木蠹,生虫,羽化为蝶。

  猬多刺,故不使超踰杨柳。

  昆仑之(山虚),地首也,是惟帝之下都,故其外绝以弱水之深,又环以炎火之山。山上有鸟兽草木,皆生育滋长于炎火之中;故有“火澣布,”非此山草木之皮枲,则其鸟兽之毛也。汉世西域旧献此布,中闲久绝。至魏初时,人疑其无有。文帝以为火性酷裂,无含生之气,着之典论,明其不然之事,绝智者之听。及明帝立,诏三公曰:“先帝昔着典论,不朽之格言,其刊石于庙门之外及太学,与“石经”并以永示来世。”至是,西域使人献“火浣布”袈裟,于是刊灭此论,而天下笑之。

  夫金之性一也,以五月丙午日中铸,“为阳燧,”以十一月壬子夜半铸,为“阴燧。”(言丙午日铸为“阳燧,”可取火;壬子夜铸为“阴燧,”可取水也。)

  汉灵帝时,陈留蔡邕,以数上书陈奏,忤上旨意,又内宠恶之,虑不免,乃亡命江海,远迹吴会。至吴,吴人有烧桐以爨者,邕闻火烈声,曰:“此良材也。”因请之,削以为琴,果有美音。而其尾焦,因名“焦尾琴。”

  蔡邕尝至柯亭,以竹为椽,邕仰盼之,曰:“良竹事。”取以为笛,发声辽亮。一云:“邕告吴人曰:‘吾昔尝经会稽高迁亭,见屋东间第十六竹椽可为笛,取用,果有异声。’”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中学生古文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s://www.hc1860.com/wenzhang/11303.html

古文典籍目录

热门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