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 标题: 验证码: 看不清,点击换一个图片

沁园春(记上层楼,与岳阳楼)

【沁园春】 予弱冠之年,随牒江东漕闱,尝与友人暇日命酒层楼。不惟钟阜、石城之胜班班在目,而平淮如席,亦横陈樽俎间。既而北历淮山,自齐安溯江泛湖,薄游巴陵,又得登岳阳楼,以尽荆州之伟观。孙、刘虎视遗迹依然;山川草木,差强人意。洎回京师,日诣丰乐楼以观西湖。因诵友为「东南妩媚,雌了男儿」之句,叹息者久之。酒酣,大书东壁,以写胸中之勃郁。时嘉熙庚子秋季下浣也。 记上层楼,与岳阳楼, 酾酒赋诗。 望长山远水, 荆州形胜; 夕阳枯木,六代兴衰。 扶起仲谋,唤回玄德, 笑杀景升豚犬儿。 归来也, 对西湖叹息, 是梦耶非? 诸君傅粉涂脂, 问南北战争都不知。 恨孤山霜重, 梅凋老叶; 平堤雨急,柳泣残丝。 玉垒腾烟,珠淮飞浪, 万里腥风送鼓鼙。 原夫辈, 算事今如此, 安用毛锥!